美国最高将军米尔利(Milley)参加政治斗争

新闻 (117) 2020-06-07 12:30:00

华盛顿—马克·A·米尔利将军从未打算成为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最高军事顾问。

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于2018年末将他送到白宫,采访了横跨大西洋的美国最高军事职位,其头衔是:最高盟军司令欧洲。马蒂斯希望其他人,即安静而机智的空军上将戴维·L·戈德芬(David L. Goldfein),成为特朗普担任参谋长联席会议的下一任主席。

美国最高将军米尔利(Milley)参加政治斗争_http://www.lhjzgc.com_新闻_第1张

美国最高将军米尔利(Milley)参加政治斗争。

随着总统对马蒂斯(Mattis)的不满,他的推荐使戈德芬(Goldfein)的机会减少了。在会议上,总统(已经喜欢米尔利的轻率举止担任陆军参谋长)询问哪个工作更好。米尔利则获得了最高奖项:根据法律,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是美国的高级官员,也是总统的高级军事顾问。

但是在过去的几天中,米尔利陪同总统从白宫陪同他身着迷彩服的教堂来到美国,身穿头盔和防暴装备的国民警卫队部队部署在全国各地,米尔利迅速成为可能构成美军从公众风度下降到越南战争以来的最高水平。

“米尔利(他是将军!?!?)不应该和特朗普一起走到教堂,”指挥国家安全局和中央情报局的退休空军将军迈克尔·海登(Michael Hayden)在推特上说,他指出“看到他穿着战斗服感到震惊。”

退役的将军和伊拉克战争退伍军人,现任VoteVets.org高级顾问的保罗·D·伊顿(Paul D.Eaton)说,米尔利加入特朗普的决定“充其量只是在令人作呕,令人作呕。” “最糟糕的是,米尔利对他为支持和捍卫宪法而不是总统的誓言感到困惑。我建议将军们不要慌张或辞职。”

他的朋友们说,米尔利(Milley)对过去一周的事件感到痛苦。但他还设法说服特朗普不要援引1807年《叛乱法》,在全国各地部署现役部队来平息抗议活动。许多美国军方官员表示,即使总统下令,他们也不会越过这一线。

政府官员说,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米尔利的缘故,尽管特朗普威胁要这样做,但特朗普尚未下令。

据房间内的人士说,将军周一在椭圆形办公室与是否上街的激烈讨论中与上司进行了面对面的会谈。他认为,一些地方的零星大火和抢劫与和平抗议活动相形见and,应由命令地方执法和国民警卫队的各州处理。

米尔利在星期一的椭圆形办公室会议上赢得了直接战斗。但是不久之后,他正处于另一场战争的中间,这场战争是军事不属于的政治战争。

国防部官员说,米尔利相信米尔利陪同特朗普及其随行人员对拉斐特公园外的国民警卫队部队和其他执法人员进行了审查。他不知道公园刚刚被安全部队使用催泪瓦斯进行的和平抗议清除了,澳大利亚新闻摄制组刚刚被直播电视上的接力棒警察殴打,受惊的少年们在两个街区外哭泣。

周五,一名国防部官员将米尔利穿过公园的步行比作穿汽油内衣穿过地狱。

无论如何,该视频反复播放,显示特朗普在米尔利的身边,这是他每天上班时都因工作而感到疲倦,还有一群白人大多数人穿过一个公园,而这个公园刚刚被清除出抗议杀害黑人的人。一名白人警察跪在脖子上近九分钟后,一名男子。

特朗普拿着一本圣经到达圣约翰教堂后,很明显那一刻只是拍照,米尔利消失了。当总统要求其他官员与他合影留念时,他已无处可寻。他的身旁是新闻秘书,国防部长,国家安全顾问和检察长。

但是损害已经造成。

“荒谬。我尊敬的米尔利将军很尴尬,”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担任美国驻俄罗斯大使的迈克尔·麦克法兰(Michael McFaul)发推文说。

五角大楼官员说,米尔利事后被吓坏了,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露面了。

就像总统与下属的所有关系一样,他与米尔利的关系也是微不足道的。有很多“兄弟”对话,以及两者之间的好消息。官员说,米尔利是海军陆战队的儿子,曾在硫磺岛打过仗,后来试图阻止自己的儿子参军,当他与上司谈话时,他洋洋得意,直言不讳。

但到目前为止,他正在处理一生中最重要的职业关系,但结果却好坏参半。

目前尚不清楚特朗普是否对他的高级军事顾问进行了粗略的看待。米尔利的外表坚硬,非常符合特朗普关于将军的模样的想法。但是,这位将军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对历史战争有着浓厚的兴趣,他可能像戈登费恩一样聪明,戈登费恩被总统拒绝担任最高军事职务。

特朗普在11月份对阿富汗部队讲话时,表达了他对教育的一贯怀疑,并评论了米尔利的学术血统。特朗普说:“你知道,他去了普林斯顿。” “他去了哥伦比亚。我不确定–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不知道。”

尽管国防部长马克·T·埃斯珀(Mark T.Esper)是平民领导的国防部的最高官员,但特朗普将米利视为事实上的军事负责人。(他不是,他是军方最高级的官员;服务由他们的首长和秘书领导,他们都向国防部长和总统报告。)

去年秋天,特朗普在一条推文中误拼了他的国防部长的名字,称他为马克·世界语。

米尔利告诉同事,当他与特朗普进行一对一交易时,总统会倾听并保持专注。但是,当总统在一次大型会议上时,米尔利告诉人们,气氛会更加紧张,特朗普的表演者应运而生。

米尔利(Milley)本月年满62岁,与56岁的埃斯珀(Esper)有着亲切的关系,但参加过与两人会晤的官员说,米尔利(Milley)是四星级将军,既赢得了游骑兵和陆军特种部队的军衔,又指挥了伊拉克和阿富汗有时会像对待曾经的下级陆军军官一样对待埃斯珀。

周一,在特朗普说米尔利“负责”抗议活动后,前亚利桑那州海军陆战队众议员鲁宾·加勒戈(Ruben Gallego)看到了伊拉克的激战,他给米尔利写了一封单行信,问他:打算服从总统的非法命令?”

自从步行穿过公园以来,在动荡的数小时和数天中,Milley竭尽全力减轻损失。

实际上,是空军的戈德芬(Goldfein),是五角大楼所有高级领导人中第一个打破埃斯珀强加的沉默,并对围绕弗洛伊德(Floyd)遇难的特殊事件发表评论的人。

星期三,米尔利(Milley)发表了自己的信,有力地提醒部队他们的军队应该保护言论自由权。他在信中添加了手写的抄本,其中有些抄本在边界之外:“我们所有人都致力于实现美国这一理念,我们将恪守这一誓言和美国人民。”

弗洛伊德被杀后一个多星期,那封信来了,“这是一个开始。”已退休的海军上将,前欧洲最高盟军司令詹姆斯·斯塔夫里迪斯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所有服务负责人还提出了反对种族歧视的指导。我认为这是他们尽可能不穿辞职就可以穿的制服。”

特朗普政府国土安全部前发言人戴维·拉潘(David Lapan)称米尔利的信函备考。

他说:“他本可以在一周前这么说。”

拍照后的几个小时,米尔利仍在战斗中疲惫不堪,走在华盛顿市区的街道上,与国民警卫队士兵和抗议者交谈。他一直呆到午夜之后。

THE END

发表评论